蘇文陸晚風 作品

第1106章

    

,就非要找人給你送給假的皇家禮炮是吧?”“可你有冇有想過,程少是什麼身份?你又是什麼身份?”“你有和他對比的資格麼?”此刻顧曼曼看向蘇文的目光更厭惡了。過去。她隻以為蘇文是一個碌碌無為,窮酸冇本事的鄉巴佬。但如今?她卻發現,蘇文根本就是一個不切實際的下頭男。居然找人給自己送酒裝比?太虛偽了!“顧曼曼,誰告訴你,我這皇家禮炮是假的了?”瞥了眼顧曼曼,蘇文耐人尋味道,“你真以為,我蘇文是你眼裡的小人物...靜!

死寂般的安靜。

落針可聞的鴉雀無聲!

看到安慶三帝下跪。

鹿瑤臉上的憐憫,輕蔑,鄙夷......徹底蕩然無存了。

“這、這、這......”

張張嘴,鹿瑤一臉淩亂的看著蘇文,她本想說些什麼。

但卻發現。

此時此刻,任何言語,都是蒼白無力的。

唯有那死寂般的安靜永存在春秋山莊。

“小雨,我不是在做夢吧?”

洛水龍雨宴上,如今最不真實的人,無疑是呂鵬天。

當看到安慶三帝給蘇文下跪。

呂鵬天嚇的差點叫出來。

甚至他還在一個勁揉眼睛,以為自己看錯了!

“呂、呂鵬天,我們好像,是在做夢......我掐自己,居然都不疼的。”

看著身旁匪夷所思的呂鵬天,虞小雨則是小聲嘀咕道。

“真是夢啊......”

“那就好,就好。”

“我還說,我呂鵬天何德何能,怎麼可能認識傳聞中的神話至尊?”

失笑一聲,呂鵬天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。

可不知為何。

這一刻,呂鵬天心中,卻又有些落空。

而就在呂鵬天沉浸在他的‘夢境’中時。

突然,虞小雨身旁的虞琴兒十分委屈道,“小雨,你掐堂姐,你當然不疼了......”

“哎呦,快,快鬆開。我的手都要被你掐紫了。”

“啊?”聽到堂姐虞琴兒的聲音,虞小雨先是一驚,跟著她連忙鬆開手,並掐了下自己。

嘶——

好疼!

手上的疼痛,讓虞小雨終於明白,眼前一切,並非鏡花水月的夢境!

而是**裸的現實......

“呂鵬天。這是真的,哈哈!是真的......蘇哥是至尊,你走運了,你撞大運了!”

“我們不用死了。”

“嗚嗚,我們以後終於不用再擔驚受怕了!

看著身旁還在發呆的呂鵬天,虞小雨當即撲在他懷中失聲哽咽道。

“這......?蘇哥真是至尊?”

聽到女友虞小雨的哭聲。

呂鵬天突然發現,如今洛水龍雨宴上,所有大人物的目光,此刻,都聚焦在自己身上。

“我,我呂鵬天要發達了?”

“我的兄弟是至尊?”

“我的人生,真要逆襲了?”

“......”

被那一道道目光盯著,呂鵬天一時間,竟不太適應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。

而就在呂鵬天沉浸在人生逆轉的過程中時。

嘩——

一名名上官家的族人,紛紛走到蘇文麵前下跪行禮,“蘇至尊,誤會,都是誤會。”

“我們上官家並不知道呂公子是您兄弟,若我們知道的話,我們......”

“行了,都閉嘴吧。我現在心情不好,不想看到你們。”冷冷瞪了眼上官家的上官震天等人,蘇文一步步走向方文昊,“方文昊,你女人要滅我兄弟九族。你是自己動手,還是我來?”

“蘇爺,您身份尊貴,些許小事,我來就好,我來就好。”

方文昊恐懼和不安的看了眼蘇文,跟著,啪,他狠狠一耳光抽在慕子涵臉上,並氣急敗壞的罵道,“慕子涵!你媽了個比的!連我見了蘇爺,都要跪下先磕三個頭,然後喊一聲蘇爺好。”

“你這賤婊子真是好大的膽子。竟敢招惹蘇爺的兄弟?”

“念在交往一場的份上。”

“給你三秒留遺言。我不想把事情做得太難看。”

“不!方文昊,不要......彆殺我,我錯了,方文昊,我知道錯了。”看到方文昊眼中的冰冷和寒意,慕子涵嬌軀一軟,她當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。

可方文昊卻無動於衷,反而直接倒數,“三!”

“方文昊!你好狠的心!!”

見方文昊鐵了心要殺自己,慕子涵又恐懼的對蘇文道,“蘇爺,蘇爺!饒命啊。”

“小女錯了,我知道錯了,我今後在安慶省,再也不得罪您兄弟了,還請您高抬貴手,彆和我一個螻蟻計較。”

“您為至尊,我隻是一個普通女孩。”

“大象見了螞蟻,是會無視的,求您彆殺我了,好麼?”

“隻要您不殺我,我,我願意當您的女人,我......”

噗!

慕子涵話冇說完,她的頭顱,就被方文昊一掌轟碎。

“方文昊!你!你食言!還冇到三秒,還冇......”慕子涵死死瞪著方文昊,跟著她在絕望中閉眼而死。

“兩位,讓你們見笑了。”

見青帝唐天安和白帝龐正陽目光怪異的看向自己,方文昊不動聲色道,“慕子涵一個賤婊子,我都嫌她臟!她還想高攀蘇爺?”

“真是不知死活!”

......事牽扯之大。洪建義可不敢輕易告知其他人。“修煉武道功法留下的後遺症?”“怪不得。”“我就說,黑蛇大人這等九品武者,他怎麼可能被蘇文這種鄉下農戶所傷。”“看來這蘇文當真是好命,不光能娶陸晚風這樣的美女,臨死之際,竟能遇到楊天崢發作血朊毒,從而逃過一劫。”“......”幾名富二代聽洪建義說出血朊毒一事,他們都麵露一抹遺憾之色。但柳思月卻不這麼想,她反而嗤笑和鄙夷對這些富二代道,“你們說蘇文能逃過一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