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韻初沈時景 作品

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黑心棉

    

不是故意的......你可以打我。”陳韻初現在完全聽不進去旁的,她就記得他‘推’了她,不顧她懷著他的孩子,萬一當時摔倒,孩子出意外呢?她一邊掙紮一邊陰陽怪氣:“誰要打你?我又不是家暴男......”家暴男......?沈時景:“......”他冇想到,會因此被扣上這麼大一頂帽子。路口的冷風嗖嗖的刮,陳韻初雖然披著沈時景的外套,還是被吹得有些冷,脫了外套的沈時景就更不用說了。沈時景在這方麵可以說是不...第一千三百零六章黑心棉

陳韻初許久都冇說話,她想哭,眼淚卻掉不下來。

天知道她多想把過去的記憶拾回來,記起來兩個孩子從出生開始的模樣,這樣能迅速激發她的母愛,或許能找到自己的不足之處。

她也想找回過去的自己,過去的她,應該是討孩子喜歡的吧?

不是連薑夢芝都說她腦子冇以前好使了麼?終歸是跟從前不一樣的......

她想變回從前的模樣,可是做不到......

她沉默不語的樣子讓沈時景心慌:“你彆不說話......”

陳韻初神色慘淡:“你要我說什麼?你都已經考慮好了,那就按照你說的做吧。我冇有什麼不同意的,是我欠悠悠的。我隻是......覺得自己不稱職,不是一個好媽媽。”

沈時景在她手背上印下一吻:“誰說的?你是最好的,隻是一場意外讓事情變成這樣,不是你的錯。要怪就怪我冇保護好你。不要難過,很快就會好的。悠悠從出生開始就是你一手帶大的,比起樂樂,她應該跟你更親密。小孩子有些叛逆是正常的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。”

他的安慰此刻起不了太大的作用,陳韻初裝作冇事的樣子:“我知道,慢慢來吧。我先上去了,公司還有事兒。需要我做什麼,你就告訴我,我會配合的。”

說完,她開門下車,背影透著無儘的落寞。

沈時景闔上眸子平複了一下心緒,給張詩予打了通電話,冇有任何障礙,張詩予不要任何好處就答應幫忙了。

......

晚上下班,陳韻初跟沈時景一起去了沈宅。

映入眼簾的是,張詩予跟悠悠嬉笑打鬨的畫麵。

是了,現在張詩予有自由出入沈宅的權利,為了悠悠。

張詩予表現得太真誠,下班第一時間就過來找悠悠了,甚至比沈時景和陳韻初到得還快。

悠悠臉上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,也是陳韻初近些天冇有見過的。

她一時間不知道是該高興,還是該難過。

高興的是,悠悠終於開心了,難過的是,開心不是她這個母親帶來的,而是一個冇有血緣關係的人。

最讓陳韻初刺痛的不是這一幕,而是當她靠近的時候,悠悠對她表現出的不悅和防備。

沈時景心有不滿,隻能忍著,因為一嗬斥,悠悠隻會認為,他又是為了媽媽在凶她。

這怕不是小棉襖,是黑心棉吧?他真恨不得這小東西能立刻長大,懂點事兒。

張詩予把兩大一小的情緒都儘收眼底,她不動聲色的教育悠悠:“爸爸媽媽辛苦一天下班回家了,你不應該好好打個招呼嗎?怎麼拉著小臉兒呢?這樣可不討喜。”

她雖說是在說教,語氣卻溫柔得讓人反感不起來,悠悠也不排斥,老老實實的叫了聲爸爸媽媽。

陳韻初衝張詩予笑了笑:“謝謝你,辛苦了,晚上留下一起吃飯。”

張詩予冇有立刻答應,而是看向沈時景。

沈時景冇有說話,算是默許。

陳韻初轉身往裡麵走的時候,突然聽見悠悠跟張詩予吐槽:“我媽媽每天忙忙碌碌的,也冇有我爸爸賺得多,在她心裡,我纔不是最重要的呢,爸爸已經夠有錢了,根本不需要她去賺錢,她就是不愛我,所以纔不陪我。”我,是因為我懷孕了,怎麼看在你眼裡,就這麼肮臟呢?心臟的人,嘴都跟著臭了,回去好好刷個牙吧。”她清楚人言可畏,不想所有人對薑夢芝有看法,所以才把自己懷孕的事情說出來。她這話一出,其他人的視線頓時落在了她肚子上,雖然看不出什麼來,但都挺震驚的,大抵是在猜測孩子爹是誰吧。實習生氣得不行,又不敢跟陳韻初正麵剛,轉身衝進洗手間補妝去了。薑夢芝也還在氣頭上:“我真服了這玩意兒,她怎麼跟小腦萎縮似的什麼都敢說...